从华盛顿坐灰狗公司大巴到纽约

08/29/2016 by 华人游西瓜影音 纽约旅游

这就是那个给我一些遐想的无名小站,离华盛顿不远,上面是火车站


这就是从车里拍到的萨斯奎汉纳河,不仅模糊,还有相机反光映出的影子。


19日,今天要从华盛顿到纽约。一早就打车到灰狗公司时,才7点。车站不大,怪不得之前早谷歌上搜索时怎么看都是座房子,看不出是个长途汽车站。一个大房子,外面带一个院子,用来发车,这就是著名的美国灰狗公司的华盛顿的一个站。

身体丰满的棕黑色的美国女售票员,态度不冷不热,也怪自己英语比较差,说了好几遍,都未能无效沟通。这时候,旁边一个小巧的中国女孩子憋不住了。因为她个子太小,以至于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我来帮你们说吧。

你知道在那样的情境下,听见这句国语是什么样的心情。姑娘二十六七岁,四川人,在美国留学,趁著假期到华盛顿找同学玩儿,顺便旅游。第二天要做灰狗公司的车道纽约去,所以先来探探班。没想,榜上了我们的忙。她那么小的身子,也麻□_世界来,更利索。

在小姑娘的帮助下,在电子取票机上取了票,行李过了磅,就在检票口等候。那里是一个不长的走廊式所在,十几个人陆陆续续的聚集到那里。只有我们几个中国人。

8点半,汽车按点来了。深灰色,内部基本上是黑色的,宽敞,舒适。更主要的是安静,人不多,大概50多个座,上车的只有十几个人。和在国内乘长途汽车完全是两个概念。要在国内碰见这样的长途车,恐怕吓得都不敢坐。

负责放行李的黑人小伙子,膀大腰圆,嘴里哼哼著歌,走路晃晃悠悠,很敬业。乘客要弯腰将行李放进车厢,他都热情的制止了。客人直身,上车,他则提起行李,往身后一送,趁著惯性,再往前一愈A膨的一声,行李就进去了。我看出了我们有些惊讶和心疼,那些美国人好像早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
有一点和国内不同,我能够看得出来,那个黑人小伙子,在干活的过程当中,他是快乐的。

汽车上路,出城,然后向著东北方向。走的应该是95号公路。

太阳刚出来不久,照过来。按说早上的阳光不应该那么刺眼。但很可能是空气质量好的缘故,到美国后,就觉得那里的阳光格外晃眼,阳光照在空气中,看上去也格外清晰、明亮。

走不远,汽车就进入一个中途的站,大概应该是在华盛顿的郊区。又上来一些人,仍不到全车的三分之一。就在那个无名的小站,我坐在窗前,望著车窗外匆匆的走过不同的人,晃过不同的衣著和腿,我有了第一次后来看也是唯一一次的遐想。那种遐想因为时间和想象的展开,有些具有点诗意的味道。我会专门在另外的文字里写到这次思绪的内容。

华盛顿到纽约的高速公路繁忙而有序。

一路上一共经过两条大河,都是在我不经意间看到的。幸亏没有错过。上午十点左右遇到的第一条河叫萨斯奎汉纳河,从西北向东南,很快就要注入切萨皮克湾。河流开阔、清秀。从远方流来,从车窗里来回追望,又从另一边向著远方流去。

第二条河是在将近中午的时候,比第一条河要显得更大更宽阔,它叫特拉华河。1776年的圣诞节之夜,华盛顿将军就是在这条河的上游特伦顿河段,悄然渡河,成左疡尾诱F英军。特拉华河出现的时候,吓了我一跳,一是它让我瞬间想起了上海的黄浦江,再就是它的宽度使得视野一下子顿开茅塞,像是心的失重那样。那时候,我还不知道,就在附近,我乘坐的车子,正从著名的费城身边,擦肩而过。

林之云《美国行之五:从华盛顿到纽约》

相关: 纽约热门旅游线路

用户评论

backtotop